今日熱門
 

專訪藝術家sarah sitkin

2018-12-15
預約采訪



我們所認為的自己和真實的自己,有的時候還是有細微的差別的。鼻子、嘴巴、眼睛和皮膚都是跟我們身體息息相關的器官,我們如何來呈現它們即展示出了我們的個性。但如果我們再更進一步,觀察身體的粘液、牙齒、生殖器、頭發以及它們是如何被放在一起的,或許就會感到不舒服,因為這個過程迫使我們去面對那些身體不易“控制”的器官,而這正是藝術家sarah sitkin所癡迷的方面。


對于sitkin來說,人體就是一塊可以撕碎和創作的畫布
所有圖片由sarah sitkin提供

sarah sitkin的作品很難用語言來描述,她的作品所影射出來的奇怪世界有如噩夢一般,集雕塑、攝影、特效、人體藝術和怪癖等元素于一身。sitkin創作時會使用很多不同的材料,制作出超現實主義傾向的人體模型,這種模型跟我們尋常所認為的自己的身體或是身邊人的身體有很大出入。


sitkin的模型跟我們尋常所認為的自己的身體有很大出入

通過將人體進行解構,sitkin對身體解剖和個體認同感之間的聯系進行了測試。在她眼里,肉體是一種充滿韌性的物質,她會把肉體分割成難以辨識的新形狀,使它成為敘事的媒介、自我審訊的媒介和技藝展示的媒介。她的作品往往令人不安,但又深入人心,使觀者能夠從一個新的視角來審視他們自以為很熟悉的身體。最近,sitkin的展覽BODYSUITS在洛杉磯superchief gallery舉辦,本次展覽邀請游客們把其他人的肉身模型穿在自己的身上,讓他們能通過其他人的皮膚體驗生命。

設計邦最近采訪了sitkin,我們一起討論了這次展覽,以及她成為藝術家的過程和對于今后的打算。


sitkin對身體解剖和個體認同感之間的聯系進行了測試

設計邦:您能告訴我們您是如何成為一名藝術家的嗎?包括您是如何開始藝術創作,您的動力來自哪里,以及您是從何時開始創作肉體雕塑的?

sarah sitkin:我從小在我的臥室里就開始藝術創作了,那時我使用的是爸爸從工作中帶回來的材料。我想我是極其幸運的,因為爸爸在洛杉磯經營了一家叫做kit kraft的手藝店,他總會帶回來各種各樣的壞掉的商品給我玩。爸爸的手藝店和一般的手藝店不一樣,因為爸爸的手藝店位于滿大街都是電影工作室的洛杉磯,因此它需要迎合娛樂產業的胃口,由于靠近特效工作室和道具店,店里賣的材料包括了藻酸鹽、有機硅、高品質黏土、澆鑄樹脂、石膏以及特效粘合劑等,當時還很年輕的我經常把它們搞得一團糟。

我在10歲還是11歲的時候,就在自己的房間里,用藻酸鹽和石膏給自己的身體制作模型。當我和哥哥還小的時候,我爸爸也給我們做過面具,那些面具在客廳的一個架子上放了好幾年。這些早期的模型制作經歷對我后來成為一名藝術家確實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使我后來用這些材料進行創作感到得心應手。


sitkin的爸爸在洛杉磯運營了一家叫kit kraft的手藝店,她在那里第一次接觸了特效藝術

DB:您的作品經常被描述成是“驚悚藝術”或“恐怖藝術”,有的作品傳達出一種讓人無法拒絕的不安感,這些形容詞你覺得恰當嗎,這種不安的感覺是你刻意要營造出來的嗎?

SS:“驚悚”和“恐怖”一直是我想要超越的境界,我會從特效、修復、化妝中借鑒創作技巧,使用它們的創作材料,但我想要表現出來的意境真的跟血腥, cosplay或恐怖這些詞不搭邊。

要讓人們感到易被傷害,第一步就是要把人們移出自己的舒適區,只有不在自己的舒適區,人們才會允許自己被影響到,我的作品就是要故意讓觀者進入一種脆弱的狀態。


我的作品就是要把人們帶出自己的舒適區

DB:您的作品似乎很難分類,您如何看待自己和“傳統”藝術世界的關系?在某個特定的畫廊展示作品,對你的創作方式有何改變,還是無論怎樣你的創作方式都是一樣的?

SS: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我都被認為是一位流氓藝術家,游離于傳統藝術界之外。我從沒有上過藝術學校(事實上我連高中都沒畢業),我的創作技巧來源于不斷的試驗和嘗試,我的作品的主要展示媒介是通過社交媒體,以攝影作品和視頻的形式和大家見面。在過去的兩年里,我學習了如何把思想融入到作品中,最終成為了自己想變成的樣子。


藝術家最近的展覽BODYSUITS在洛杉磯的superchief gallery舉辦

我現在對和畫廊合作感到興奮,因為這是一次讓我的作品和觀眾互動的機會,這樣的方式對我來說雖然新,但效果顯著。通過為觀眾搭建一個可供他們拍照的背景,作品本身其實已經在吸引關注進行互動,它排除了觀眾和藝術品之間的界限,讓觀眾們擁有了自己獨特的體驗。這種對于體驗的擁有感對于觀眾放下心理屏障十分重要,它讓觀眾對作品有了更加深刻的印象。

DB:您能談一談最近的展覽bodysuits嗎?您創作的目的是什么,觀眾們都有什么反應?

SS:展覽bodysuits的目的是要考察身體和自我的界限,呈現一個與自己分離的身體,或者說像對待衣服一樣看待自己的身體。在展覽中,我設計了一個“試穿環節”,允許人們在一個私密的、有鏡子的試衣間里穿上“人皮衣服”,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了許多人都有不同的反應,很情緒化的反應。

其中,有一些人的反應是我之前沒有預料到的,比如,一個變性人穿上了他所被認為的性別的衣服,更加堅定了他對自己性別的認識;一位女士穿上了男人的人皮衣服,讓自己直面對男士的恐懼;一位年輕人穿上了老年人的人皮衣服,讓他能夠重新回到現在。


BODYSUITS測試了肉體和自我的界限,見證了游客們像穿衣服一樣穿上它們的樣子


盡管肉體到處都有,但它仍然是易變的東西

DB:您的雕塑有時讓人感到不安,但有時也讓人感到非常的害羞,因為實在是太私密了,特別是在作品bodysuits里。你認為你的作品在多大程度上保留了模特的個性,或者說,你認為你的作品一旦完成,可以說是一個完整的作品嗎?

SS:我們的身體是一切個人情緒的源頭,我們會流汗、忍受痛苦、流血,這一切行為都會把身體調整到相應的狀態。我們每天都要不斷地調整自己的身體,讓它適應當下的情緒,這不是一個一成不變的過程,我們必須找到一個方法,使老化、荷爾蒙、疤痕組織、疾病等元素不斷地涌入。

在我眼里,最終的成品就是單個的作品,但是,帶著小心和尊敬的情緒接近每件“人皮衣服”也很重要,因為它們始終還是代表著真正的人。我在想做一期專訪,采訪一下這次展覽做我的模特的人,這一定會很有趣。


雕塑有時讓人感到不安,有時也非常的露骨

DB:人體最難復制的部分是哪里,你最喜歡復制的部分又是哪里?

SS:或許,頭部是我最喜歡制作的部分,我們的大腦對于臉部的細節的調節是天生的,對于臉部的癡迷是我的本性。當我為某個人做頭部模型的時候,幾乎每一次,我的模特都會對我做的毫無生機、不加裝飾的作品感到懷疑和拒絕。這樣的去個性化讓我們能夠從陌生的角度來審視自己,讓我們意識到我們所認為的自己其實跟真正的自己是有差別的。

至于人體最難復制的部分,我想或許就是勃起的生殖器了,原因顯而易見。


sitkin工作室有許多不同的工具和織物

DB:我知道您對攝影也很感興趣,我還聽說您想讓攝影跟您的作品結合起來。您把雕塑作品的攝影看成是作品的延續,還是另一個獨立的作品呢?

SS:像我這一代的許多人一樣,照片已經成為了人與人交流的一種方式。隨著攝影的普及(每個人都有一個拍照手機)以及個人主義文化的流行,人們可以在以圖片為基礎的社交媒體上展示自己的個性,因此建立一個利于游客們拍攝作品的背景就顯得非常必要,如果我想和粉絲互動的話。

當人們翻到一張漂亮的照片時,他們很快就會翻過去,但是當人們看到自己的照片時,他們會聯想到那段經歷。不管何時,我都嘗試著去布置作品的背景,利用可控的燈光、聲音和設計元素來讓人們可以以一種有趣和美麗的方式記錄下我的作品。


不管何時,我都嘗試著去布置作品的背景

DB:什么人或事物對你的影響很大?

SS:對我影響最大的(也是形成我思想的)是我內心的掙扎,我的大部分創作靈感都來自于每天內心的斗爭,包括身體畸形、虛無主義、超越、衰老和社會架構等主題。我不太接觸流行音樂和文化,會嘗試著讓自己遠離娛樂媒體和流行趨勢。


sitkin制作的iPhone手機殼,好像真有一個耳朵一樣

DB:哪一種創作媒介是您最想嘗試的?

SS:絕對是VR(虛擬現實),我想象過在一個虛擬空間里創作,在那里我不用遵守物理規則,不會有任何的浪費,可以自由地使用“撤銷”按鈕。


sitkin的作品迫使我們用全新的、不同尋常的角度來看待自己的肉體

DB:接下來您會有什么動作,能和我們分享一下接下來要創作的項目嗎?

SS:我想要把bodysuits展覽搬到其他城市,下一站是底特律,將于2018年5月4日在那里對外開放。今年12月份我在洛杉磯nohwave gallery還有一場個展,同時我還在和來自matières fécales的朋友們合作,進行一次特殊的創作。


sarah sitkin




微信公眾號二維碼

設計邦微信公眾號
文章用設計邦客二維碼

掃碼加入設計邦客
設計邦客是以設計行業媒體、教授、學生、設計師、材料商、渠道商為主體,傾力打造中國最大的設計師實名通訊錄。
 
設計邦  - jackie
2018-12-15
版權聲明:除特殊注明外,本站文章均為原創,轉載需注明來源于設計邦
瀏覽次數:17802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版權隱私 | 廣告服務 | 上傳要求 | 網站留言 | 友情鏈接 | 手機版 
网赌北京快乐8真假?